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闪亮的风采》:西方教育也会“望子成龙”?

我们知道,电影史上曾经涌现过无数钢琴家题材的电影,而且有趣的是,这类题材仿佛天生自带幸运光环,想不拿奖都难。《闪亮的风采》也是这样一部电影,它在影史上正是诞生在与《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英国病人》《冰血暴》《低俗小说》等经典电影群雄纷争的94、95年代。

《闪亮的风采》:西方教育也会“望子成龙”?

初看《闪亮的风采》,一定会被主角虽具才华却压抑扭曲十分被动的性格所折磨,然而仔细品味之后,会发现主角戴维的成长完完全全是受到了其背后这样一个移民家庭的真切影响。

故事开篇,小戴维的父亲便毫不回避自己的身世:一个从饱受战乱之苦侵袭的国家波兰移民来到安稳发达的国家澳大利亚的犹太家庭。

接着父亲便不断向自己的家人以及观众灌输着这些概念:“这是个强者才有权说话的世界,力量才是一切。”他甚至毫不避讳地给自己的小女儿看自己胳膊上曾经被狮子抓出的三道爪印——侧面说明了他在马戏团工作的背景。他不断对戴维说:“我父亲从来不让我去碰钢琴,我自己也很清楚。现在我可以靠体力养活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必须争第一。”

《闪亮的风采》:西方教育也会“望子成龙”?

戴维的父亲毫不避讳对音乐的执着热爱,他不但真的可以每天坐在那里聆听唱片,而且也会强迫小戴维同他一起欣赏这“共同爱好”:父亲会不断告诉他什么乐曲是世界上最好的最难弹奏的,而且告诉他,只能弹奏那首曲子。

于是小戴维从一开始便成为一个对父亲绝对言听计从的小孩,父亲说一,他绝不敢说二。即使后来断绝父子关系一口气跑到了伦敦,但在全校大赛时还是无意识地选择了那首“世上最难弹奏的乐曲”。即使是最后癫狂了,可以肆无忌惮完全摆脱道德束缚了,在他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时,仍然吓得一下变回了孩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闪亮的风采》:西方教育也会“望子成龙”?

在影片最后的复出演奏会上,很多人可能跟着主角戴维一块儿哭了,我们也许都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前来捧场的有戴维从小到大陪伴过他的所有亲友,唯独父亲不在。戴维可能生平第一次在父亲的阴影之外演奏乐曲,所以他的哭,是属于一种告别,还是一种释放,个中滋味可能只有自己才能明白。

《闪亮的风采》:西方教育也会“望子成龙”?

说回主角父亲所代表的这一特殊族群。首先他们来自文明程度可能比较落后,或是战乱纷争的国家,希望在当时的西方发达国家某得一席之地。而本性的固执(可能由思想落后所致)及自卑又使得他们不愿相信周围的人,不论是西方社会中的邻里还是来自同样族群拥有同样背景的人。影片中就有一个小细节:他们一家子虽是十分传统的犹太家庭,但却极力想要撇清和其他犹太族群的联系。影片中父亲就在不断犹豫不决是否要借为小戴维举办犹太成人礼的机会帮助他筹得学习的筹款。

《闪亮的风采》:西方教育也会“望子成龙”?

然而我们也绝不能把这一类人简单归类于“落后国家到发达国家的移民一代”,他们同样有可能出现在一个国家的相对落后地区希望驻扎在相对发达地区的人们中间,或者相对落后时代拥有同化思想的人们。

想想看,这样的教育模式是不是非常类似于我们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而且天生带着自信自己的教育思想就一切正确的大人们。简简单单一句话:“父亲是做什么的,你也只适合做什么”或者“学艺术没用,学医生多挣钱”就可以决定一个孩子的命运。而这一思想,何不是从自己的上一辈,甚至上上辈传下来的。所以影片中不论是宗教、艺术、励志,其实都只是表面,真正值得我们思索的,是父亲与儿子勾勒出的这样的家庭,在我们这个可能算是比较开化的时代,仍然时时可能出现在我们身边。

《闪亮的风采》:西方教育也会“望子成龙”?

转载请注明出处聚合阅读 » 《闪亮的风采》:西方教育也会“望子成龙”?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