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故事资讯第5页

故事

讽刺故事:两老板擦鞋

阅读(4237)评论()

我见鸿运大酒店前有个姑娘擦鞋生意不错,我那天也就在她旁边安营扎寨干了起来。可正干得起劲,忽听两个男的吵了起来。我出于为那个擦鞋姑娘的安全着想,就过去劝说。谁知那一胖一瘦两老板较上了牛劲儿,都说自己先来,有急事,要先擦,谁也不让。正在僵持不下,那瘦老板从包里唰地抽出一张百元大钞,扔到姑娘面前:“一百元!不找了!给我先擦……”还没等姑娘弯下身去,那

故事

他想成为妇产科男医生,竟存着这样的念头,得知后我吓出一身冷汗

阅读(8761)评论()

故事从一个对恋爱没天分、爱情神经迟钝的十九岁医学院系花碰上一个二十一岁、刚服完兵役的男生开始——T大校园。她,于开滢,身高170公分,医学系一年级,外号“医学系系花”、“宅男杀手”、“冰山正妹”。对宅男同学们而言,于开滢犹如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更像一场美梦,遥不可及。对于开滢而言,进入大学的首要目的就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医

故事

鬼故事:鬼蜘蛛

阅读(2239)评论()

网上不知道那个白痴说人的一辈子会吃过多少多少的昆虫,会爬进嘴里有多少多少的异物。何心才不信呢,她就不信会有谁那么无聊,算这些东西。一只蜘蛛突然出现在何心的眼皮地下,二话不说的拿起脚下的拖鞋就狠狠的一拍,蜘蛛瞬间被拍成泥浆。实在令人心烦,自从楼上上个星期住进了一个自称科学家的人,何心所住的房子就时不时会冒出一些蜘蛛。何心是在学校的机械

故事

酒吧醉酒让陌生人男人得逞,我的第一次就这样没了

阅读(6785)评论()

绚丽多彩的灯光照得人眼花缭乱,舞池上的年轻人纵情的挥洒着青春…… 一个穿着老土的女子此时却摇摇晃晃的向酒吧门外走去,远离了酒吧的喧嚣,“站住!你!就是你!”她大声的呵斥道,像是杜鹃般的嗓音透露着诱惑。 冷酷男子本不想理会却被人一把抓住了衣领,刹那间难闻的酒气扑鼻而来,紧接着就是霸道的声音,“对!就是你!不许走!500块买你一夜!” “买我一夜?!好,很好!好得

故事

鬼故事:走夜路遇到鬼

阅读(5990)评论()

一年的工作几乎压垮了石华荣的身体,在新年来临之际他终于有假期可以回一趟老家,和这座城市里的人告别后便驱车朝着自己的家里驶去。车驶到一个村子旁边的时候石华荣觉得自己突然尿急便停了下来走到了一片小树林里面方便,可是由于小树林里面太黑石华荣也便没有当一回事,可是当他方便后发现由于四周太好石华荣竟然不知不觉的尿道了一座墓碑上面。当石华

故事

讽刺故事:圆谎先生

阅读(2052)评论()

以前有个富翁,平生最大喜好就是爱打诳语,喜欢与人吹牛,讲起来全是荒诞不经、不着边际的话,听的人都笑他,他却不以为然。富翁的儿子觉得有失面子,多次劝他却不听。于是有人向他儿子建议:“俗话说‘江山易移,本性难改’令尊有此爱好,怕是难以劝阻,不如花钱请一位机智灵活、善于圆谎的人伴随他左右替他圆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久,富翁的儿子就为他高薪聘请

故事

千金小姐的美好生日,却因为家庭教师成了噩梦

阅读(7277)评论()

七年前,罗羽净才刚满十八岁,就读一所女子高中三年级,在班上并不算突出,成绩不好,人缘不坏,常有的表情是恬静的笑。跟所有的女孩一样,她对爱情充满甜蜜憧憬,而她幻想的对象就是她的家教老师——齐剑云。齐剑云身为齐家的独生子,注定是“擎宇银行集团”未来的接班人,说他是天之骄子并不为过,他杰出的表现更让人刮目相看。从小到大他都是高材生,跳级跳了好几次,才

故事

退役特种兵遇见初恋女友,她的一句话竟让他无言以对

阅读(7692)评论()

陈禹是个国际特种兵,从国外退役归来之后,竟然遇见了自己大学时代的初恋女友宁兰。“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挽着陈禹走出教室后,宁兰问道。“暂时没有什么打算!”陈禹闻言一怔,淡淡说道:“过段时间再看吧!”一听陈禹这语气,宁兰就知道陈禹并不想和她多说这个话题,聪明的她立刻转移了话题,说道:“那就先休息一段时间,嗯,正好多陪陪我。”“宁兰!”正在这时,一道带

故事

女子身后跟着一个她看不见的“人”

阅读(6150)评论()

佳文是一名女学生,今年17岁了,她有一个5岁的弟弟,叫佳承。自从佳承的出世,爸爸的事业开始烝烝日上,家里马上买起了大房子和豪车。这让父母认为佳承是他们的福星,于是便十分疼爱佳承,这让佳文的心里十分不平衡,所以她讨厌佳承。有一天晚上,爸妈不在家,佳文去给闺蜜过生日了,留下佳承一个人在家。佳文在生日Party上玩得超嗨,到了晚上十一点才回家。佳文拦下一辆

故事

悬疑故事:生魂抓鸡

阅读(4496)评论()

聂阴阳家真邪门了,生魂抓鸡,闹得全家人心惶惶,寝食不安。聂阴阳是一个大忙人,很少沾家落屋。不是张家请,就是李家找的。今天观看阳宅风水,明天勘察阴宅冲克,后天又是喜期推测。阴阳家的学问,其精深的程度,比起现在时髦的硕士博士来,也毫不逊色。在金沙江大峡谷的村庄里,一年四季,就数聂阴阳最忙。聂阴阳刚回到家,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就对他说,这几天家里出怪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