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故事资讯第9页

故事

他的裸体都看过了,如今两人都没对象,干脆结婚吧

阅读(9252)评论()

周五的晚上,有些老旧的居酒屋内满是人声,烧烤的香气回荡在鼻间,混杂着木头的气息及人气、烟味、酒味。四周是大声吆喝相互敬酒的人们,明天是周末,所以可以不用顾忌喝个过瘾,这种没情没调的地方,可以想见她等的八成不会是情人。徐洺芃从包包里掏出手机,见有讯息便按开,只有一行——我离开公司了,很快到。她下意识点了个头,算一下时间,把店员叫来点菜。“牛肉、

故事

做一世外婆,成半世姑婆

阅读(9116)评论()

外婆,是多么温暖的词语,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外婆总是和蔼可亲的。但是时间慢慢地催人老,她最后只能在自己无声的世界中慢慢的老去,她不在管着管那,她不在操心油盐酱醋,有时虽然着急,但只是在心中……就这样,她们等着太阳升起,看着太阳睡去,静静地走向路的尽头。——雨季门前老树长新芽,院儿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我是几

故事

鬼故事:坏孩子

阅读(4804)评论()

林峰是学校里的小霸王,见到比自己瘦弱的孩子总是喜欢欺负一下,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同学惧怕老师讨厌的一个孩子。在别人的眼里,这就是一个没前途的孩子,而他或许也是听多了哪些打击他的话,变得越来越极端,甚至是有些疯狂。这一天下午,他和往常一样,在学校的门口拦住了一个低年级的孩子,索要“保护费”大家都知道他是小霸王,那个低年级的孩子也不敢反抗,只能是将

故事

我们公寓的美女半夜居然衣裳不整的叫我去房间里抓老鼠5

阅读(4144)评论()

叶倾城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女人,她喜欢直来直去。虽然阿正外表的伪装非常完美,她找不到一点可以看出破绽的暇疵,但她还是相信自己心内的直觉。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像他外表表现出来的憨厚、耿直。不过令叶倾城奇怪的是,这种感觉也只是在昨天突然出现的。“唐正!”叶倾城从来不叫他的外号,直呼其名,这是一种起码的礼貌,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的人都应该如此:“

故事

因为不追,一定会落得更远啊

阅读(4192)评论()

1/周末的时候,90后的小菲姑娘请我咖啡,坐在星巴克喧闹的大厅里,小菲却一脸阴郁,她无聊地搅拌着咖啡,若有似无地叹息:“好像这日子总也追赶不上呢。”小菲细细说了情况,简单来说,当她横向比较,觉得现在的状态并没有达到预期,“高中同学在武汉住上了别墅,北京的同事在四环内买第二套房。”小菲耷拉下眼睛,“我还在考虑结婚,努力还贷,再怎么努力也追不上的节奏,太打

故事

我给儿子找了个保姆,她的一句话,让我立马想解雇她!

阅读(2130)评论()

那年,二十一岁的童唯心认为爱情大过天,真爱无敌,她不顾家人的反对,休学、私奔结婚,当起了小妈妈,但婚姻生活比她想的要残酷,现实却已谋杀他们的爱情,她没想过自己的全然付出,竟换来一张离婚协议书……五年的单亲奶爸生涯,让于开齐成为一名全能的爸爸,虽然带了个可爱的拖油瓶,外型帅气的他仍炙手可热,但所有人皆入不了他的眼,因他的心还留在前妻身上,他痛恨自己的

故事

我们公寓的美女半夜居然衣裳不整的叫我去房间里抓老鼠

阅读(7289)评论()

传说中,七星连珠可以开启一次命运之轮,将两个同名同姓同时死亡的人复活一个,以另外一个人的身份生活下去。时至今日,这个传说仍然没有任何可靠的科学根据,基本上都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公元2011年7月7日,七星连珠的天文奇观再次出现,然而这一次,会不会有人印证那个古老的传说,依然是个谜!……猛然睁开双眼,唐正发现自己竟然沉在河里,来不及思考太多,他屏住呼吸,双

故事

新婚第一天,我发现老公外面有女人,告诉父亲后,却反而遭到鞭打

阅读(2322)评论()

暮色一层层染了上来,团团雾气从海面上缓缓浮起,霎时间将这浩瀚无际的大海装饰成了人间仙境。“魅力”号游轮破开雾气,在这梦幻般的布景上匍匐前行,站在甲板上的游客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呼,纷纷被这壮美的海上夜景所折服,唯独一个人始终不为所动。这个人,便是乔安暖。此刻,她正手持相机,站在二层观景舱的一扇舷窗外,看着窗内忘情激吻的一双男女,唇边笑容诡异。情

故事

白鹭(东北这噶哒的鬼故事)

阅读(6998)评论()

这边这家人醒过神赶紧朝东山去找,当时天已经麻黑了,十几个人点着火把上山。还是让周老太太说着了,他们去晚了。几个人在一个背风的山坳里找到这牛,几只狼正撕扯着呢。牛吃痛哞哞的嚎叫,几个人听见了过去用火把赶跑了狼。要说那时候姥姥家山上还是有密林子的,也有那么几头狼,但是不成灾,平时也不下山,人都不在意。这一下碰到了也没武器,就这么放走了。赶着瞧

故事

为了给我妈交手术费,我把自己跟一个漂亮女人做了交易5

阅读(3940)评论()

那女生的这话听着像关系好的朋友间的玩笑,可搭上这怪怪的语气就变味了,显然是在含沙射影没有好心思。夏青青也是听出来了,而她跟那三个女生也果然不是一路人,头也没抬地抓起一本我的书就丢了过去。“屁话多!”夏青青的声音很冷,我不知道她的心思还在没在手机上,反正表情有点难看。她这么直接地就出手并没有让我感到多吃惊,我已经开始习惯她这臭脾气了,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