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梅屋与孙文之谊”列入日本中学教材

孙中山革命一生,周旋于各个国家和政界名流之间,争取他们对革命的支持。他以其自身的魅力,也赢得了不少国际友人的尊重,而其中以日本友人居多。据史料统计,在辛亥革命前,即孙中山早年在日本活动期间,共有300多日本人追随他。

宫崎寅藏所著的《三十三年落花梦》记载,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与宫崎寅藏重聚聊天,回忆起从1895年第一次上书李鸿章开始筹措革命16年艰辛,说到他曾经两次被逐出日本的事情,愤愤地说,“我非常怨恨日本”,“常常受到其政府的苛刻待遇,对此并非没有不满”。

但据统计,孙中山的整个革命岁月,十余次出入日本,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日本活动,无论从在日本的时间,还是他的追随者如此之多来看,都显示出他与日本的关系相当的不一般。

史学家在分析原因时指出,主要是因为日本在地理上与中国隔海相望,在仍以船只为交通工具的20世纪初,日本更便于频繁往返提高革命效率;此外,由于有共同的儒学传统,文化上中国人容易对日本有亲近感,同属东亚文化圈也更能有休戚相关、唇亡齿寒的心理。

按照李吉奎先生所著的《孙中山与日本》这本书记载整理,孙中山与日本人的接触线索基本如此:在美国时结识日本人南方熊楠,并通过他认识犬养毅,再由此而相继认识内田良平、头山满、宫崎滔天、平山周、儿玉源太郎等人,这些日本人对孙中山革命事业的展开以至后来的整个革命活动中都扮演重要角色。

这些日本人的身份,从无业浪人到实业家到政客,分布广泛,对孙中山的革命理想同情之余亦都有精神上和行动上的支持,如孙中山在广东发动的广州起义和惠州起义等若干起义,都暗地得到过这些日本人的支持。而梅屋庄吉夫妇更是促成了孙中山与宋庆龄的婚事。

如今,这一历史佳话将得到传承发扬,日本长崎县已决定今年将梅屋与孙文事迹首次列入中学教材。

上月中下旬,由广东省中山市政协主席丘树宏率领的中山市政协友好访问团带着传扬孙中山文化的使命,展开了韩日孙中山文化交流之旅。其间,访问团特意沿着孙中山当年在日本的革命足迹,以文化相交,以诗书相传,以史料相证,续写了中日友谊新篇章。

■中山市与长崎携手传承历史佳话

在日本,访问团沿着孙中山当年在日本的革命足迹,到访长崎、荒尾、神户、橫滨、东京以及友好城市守口市,先后与长崎市市长田上富久、守口市市长西端胜树、议会议长立住雅彦等会谈交流。所到之处,丘树宏介绍中山市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和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的总体安排,诚挚邀请到访城市政府和议会官员及社会人士到中山访问考察,参加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活动。

访问团专程拜会了中国驻长崎总领事馆邓伟总领事,邓伟听取了丘树宏的有关情况介绍后,对中山发展取得的成就表示赞赏,并建议中山与长崎在文化产业、文化艺术等多个领域深入交流,比如每年的长崎灯会、龙舟大赛等都是很好的交流合作项目。丘树宏表示要将此次访问的成果和了解的信息带回去,发挥好政协联系面广等优势,促进有关项目的落地,扩大中山与长崎的友好交往。

长崎与孙中山有着极深的渊源。出生于长崎县的梅屋庄吉与孙中山是一生至交。梅屋庄吉先生是孙中山生前最重要的国际友人之一,也是日本电影业的先驱人物。

1895年,时年27岁的梅屋庄吉与孙中山在香港初识,随一见如故,互引为知己。当时,梅屋庄吉便向孙中山承诺:“若君举兵,我以财政相助。”君子言重如山。从那以后,梅屋庄吉为协助孙中山实现革命理想,竭尽所能,甚至不惜出售公司的股票。为表达感激,孙中山曾题字“贤母”,意寓梅屋庄吉对他的感情,如同慈母般的无私。

这份慈母般的感情保持到梅屋庄吉终老。本从事电影拍摄的梅屋庄吉,曾在辛亥革命爆发后,专门派摄像到武汉等前线拍摄当时的革命情况。在孙中山逝世后,为了使日本人更了解孙中山,教育后代珍惜中日友谊,他积极筹拍《大孙文》,但最终因“九一八”事变的爆发而终了。

按梅屋庄吉的计划,《大孙文》全场18000多篇,共分2卷,真可谓一部“有声巨片”。

梅屋庄吉在其临终遗言中写道:“我为中国革命所做之事皆出自与孙中山的承诺,不能外泄任何有关此事的日记或信件等”,让这段佳话为历史所尘封。历史走过100年,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孙梅”友谊渐为家喻户晓。

■梅孙交往事迹列入日本中学教材

在东京,中山市政协代表团一行专门探访了梅屋庄吉的曾外孙女小坂文乃女士,感谢她为日中友好所做出的贡献,并邀请她到中山访问。小坂文乃女士兴奋地告诉丘树宏,长崎县教委决定,今年将梅屋与孙文事迹列入中学教材。

据小坂文乃介绍,2013年梅屋与孙文事迹曾列入长崎县高中教材中的世界B史和日本史A。中学教材分东京籍版和帝国书院版。作为今后4年使用的教材,长崎县12个地区中有7个地区,县立中学中长崎东和佐世堡两间中学选用东京籍版。

转载请注明出处聚合阅读 » “梅屋与孙文之谊”列入日本中学教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