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把头摘下来给你踢着玩”这不是一句玩笑话!(2)

“把头摘下来给你踢着玩”这不是一句玩笑话!(2)

送走母子鬼,我急忙来到神龛前。黑幽幽的小洞内摆着一尊神像,盖着红布。我小时候调皮,想要揭开来,别他拿藤条连掌心都打肿了。爷爷让我别揭,只说时候到了,我自然清楚。

净手后,我拿出一根红香,敬在神像前。

“岳显真官四方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恭请天君,急急如律令。”

香烟飘散,将一屋子的鬼气祛除干净,透着一股子桃香。我拿了艾香,放在墙角熏染,然后拿起一柄红头扫帚,来来去扫三下,地上黑血就消失不见。

我拿了艾叶烧水洗澡,回到里屋补觉。等到下午醒过来,打了个喷嚏,果然还是感冒了。这是和小鬼待得久了,外邪入侵,阳火被压的缘故,吃感冒药也没用,还得补点固本培元的东西。

我在柜台上砸核桃,嘴里吃着红枣,电话又响了。

“喂,光叔啊,怎么啦?”

电话那头光叔急的不行,“小李,你昨天拿来医院的香没问题吧?”

“说啥呢,我跟你又不是头一次交易,哪一回出错了。在医院里,韩老爷子就被我送走了,你这么说什么意思?”我有些生气了。

“你别生气,快来殡仪馆,韩老爷子出事了。”

一具尸体,还能起什么幺蛾子?难道是真诈尸了?电话里说不清楚,陈光让王禽来接我。殡仪馆离鬼街不远,搭车就十几分钟。王禽脸有些黑,精神不好,跟我抱怨韩家的丧事不好办。

到了殡仪馆,几辆灵车进进出出,大门口趴着个破烂男人,面前摆着碗在乞讨,也不怕被车轧伤。我走过去,发现他断了个胳膊,拿了几张钞票丢进他碗里,“挪个地儿,到别处去乞讨。”

王禽停好车,“你跟谁说话呢,快点进去。”

韩老爷子停尸在松鹤厅,里面摆着许多花圈,都是县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送来地。韩家人看到我来,目光不善,光叔被揍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睛都肿了。

韩家那个黄毛冲过来要打我,“你这个骗子,给我家招灾惹祸。”

我眼睛一瞪,身上登时冒出一股煞气,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他先是一僵,然后脸色发白,额头涔涔冒汗,嘴里嗫嚅,“我,我,我打。”

韩老大拍着儿子肩膀,把他弄醒,“你既然有本事,就来看看吧。事情要是办砸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见儿子还迷糊,他啪啪摔了两个巴掌,愤怒地看着我。

我的摄魂术只能吓唬吓唬胆小地和气势弱地,他久居高位,我这招就不太管用了。

他发话了,韩家人也不敢再闹。光叔见我镇住场子,急忙跟我说起缘由。

虽然送走了韩老爷子,光叔知道老头死的古怪,生怕出事。昨晚送到殡仪馆冷库,亲自带人烧纸点香,一夜太平。他在殡仪馆有熟人,准备天亮就烧第一炉,趁早烧成灰。

谁知道韩家人不干,韩老爷子是有头脸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来祭奠哀悼,怎么也得办个追悼会,硬是要停尸三天再火化,还逼着光叔打开棺材,让来宾瞻仰老爷子遗容。

我心里笑,封棺再开可不吉利,让老人走的不安心。不过韩家人为了颜面和场子,估计根本不在乎。

一开始还好好地,来客瞻仰送别老人。谁知道韩老爷子突然从棺材里蹦跶出来,嗷嗷地叫,当场吓跑了来客。有几个人还被他揪住,给咬伤了。

“这可是大白天,就算有鬼,也不敢出头啊。何况当时人那么多,阳气重,都没能够压得住,真是见鬼了。”光叔一通报怨,也是我心里疑惑地。

我走近棺材,看到里面被挠出一道道口子。

我示意王禽把我的包拿来,小伙子吓得腿哆嗦,死活不敢过来,被光叔踹了两脚骂孙子“老子顶着,你怕啥,还能吞了你?”这话一说,吓得他脸都白了。

我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黄符,往棺材底板一贴,毫无异样。

接着拿出一个铜铃,在棺材里晃晃,顿时发出叮当当的响声。

光叔急切地看着我,我跟他解释道:“这是沾阴符,要是真诈尸了,能感应到尸气。这是个无心铃,看,里面没有铃心,一般情况下摇它不响。可要是碰到妖魅小鬼,就会发出响声。”

光叔反应快,“就是说,韩老爷子没有诈尸,是鬼魂作祟?”

“屁,鬼魂早被我送走了,他要能从地府回来,我管他叫爷爷。”

殡仪馆里阴气重,有鬼魂野鬼出没很正常,会不会是有野鬼上了韩老爷子的尸身,然后跑掉了?这只是我的想法,还要在殡仪馆里转一圈才清楚。

不过不应该啊,以光叔的谨慎,应该会在棺材里放上镇物,免得起尸啊。我急忙问他,光说道:“这我怎么敢忘,老爷子嘴里含着一个玉沁,那是以前老坟里出来的好东西,王公大臣用地,绝对镇得住。”

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王禽脸色有些不对,就朝光叔使了个眼色。

这会儿韩家人等得不耐烦,又开始嚷嚷,有人朝着要报警,说是我和光叔做了手脚,偷走老爷子的尸体,准备敲诈韩家人一笔。

韩老大说道:“老爷子自己从棺材里跳出来,大家都看到了,报警有什么用?说是诈尸了?悄悄地找回来烧了才行。”

“大哥,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说不定老头子没死呢。他不想看着自己亲手打下的家业被败光,从底下爬回来,嘿嘿,老头没死,你这董事长的位置就坐不稳了。”

韩老大怒道:“老二,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巴望着老头子死吗?”

这么大的家业分割,自然不可能人人如意。偏偏韩老头死的急,没留下遗嘱,韩老大是长子,占了最大的一块。韩老二精明能干,比起老大贡献更大,觉得自己应该分的更多,早就撕破了脸皮。

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最后总算统一了意见。

“把头摘下来给你踢着玩”这不是一句玩笑话!(2)

“给你们三天时间,找到我爸的尸体,要不然就全都进去蹲大牢。别想跑,跑到哪儿韩家都能挖地三尺找出来。”

韩老二冷哼,“大哥,你这当家人的气势倒是摆的挺足啊。等老爷子头七过了,我就要召开董事大会,哼,到时候说不准股东们支持谁?”

韩老大盯着他,眼神阴冷,“老二,你还别跟我争。老头死了,我是老大,就该上位,这就是命。你要是不服气,就要底下去找老头子讨个遗嘱。”

韩家人走的干净,连个守灵地都没有。

墙角传来光叔的怒骂,王禽一个小伙被他几个耳光子,打的眼泪鼻涕糊一脸。他拿出个红色玉沁给我看,骂道:“这小子猪油蒙了心,居然敢偷死人嘴里的东西,我回去就打断他的腿。”

难怪我今天一眼就觉得他面黑,原来是沾了死人阴气,黑纱照顶。

“你也别急,这事情古怪,说不定是有人要整韩家,我们只是无辜被卷进来地。光叔,你回去后查一查韩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对了,让王禽去庙里或者道观躲一躲,事情没弄清楚,就别出来了。”

光叔千恩万谢,“小李,麻烦你了,你有啥需要,就打电话给我。我也会发动手底下人,去找韩老爷子地。”

我在殡仪馆里转了一圈,想找个鬼来问问。谁知道竟然一个没遇到,不知道是不是大白天都躲起来了,看来只有晚上再来一趟了。

韩老爷子嘴里的玉沁我留下了,这东西沾着阴气,尸体很可能会回头来找,到时候布下个陷阱,将尸体捉住就行。

我比较在意的是,如果真有人在背后搞鬼,恐怕事情不会太顺利。

等回到香铺时,我眉头皱起来,台阶上落着个灰堆,里面被踩出个脚印,这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来过了?我一脚踢散了灰堆,开门进去忙活起来。

叮当当,门楹下的铃铛发出清脆声音。

门口来了个红衣女郎,身段婀娜,嫩肌如雪,她打着一柄油纸伞,看不清面孔。她扣着门,声音幽幽细细,“掌柜,做买卖吗?”

“请进,需要什么东西?”

红衣女子缓缓道:“路过此处,想要悼念一位故人。”我一听,心里有谱,将香烛纸钱给备齐了,还送了一束香。

她摇摇头,“我急着赶路,无法祭奠,你替我跑一趟,”说着,就报出了一个地址。这种事情我不是头一次做地,她说的地方也不远,我就答应了。

红衣女子临走前,留下一句话,“掌柜地,今晚不要开门,只管一觉睡到天亮。遇到难事,不妨向西跑。”

我听得狐疑,这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像是个算命先生?她知道我今晚要去殡仪馆,难道和韩家的事情有关联。我急忙出门追她,哪里还看得到人。

“把头摘下来给你踢着玩”这不是一句玩笑话!(2)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出处聚合阅读 » “把头摘下来给你踢着玩”这不是一句玩笑话!(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