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中国文学靠得奖找回自信

曹文轩这一说法耐人寻味,其实也道破了一个现象,就是国人对中国当代文学很不自信,非得要拿到国际大奖才能摆脱这种心态。说起中国儿童文学,很多人(包括文学批评家)也往往表示不屑,无心去了解其真实创作水准。曹文轩得了大奖,自然破除了这些人的傲慢与偏见,对正确认识中国儿童文学也有好处。曾几何时,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很多人也有意或无意贬低中国当代文学。比如,德国汉学家顾彬被误传的一句“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这种粗暴的观点,竟然也有人赞同。

中国文学缺乏自信,起码很长一段时间是这样。说到底,这也跟国运兴衰有关。近代中国落后挨打,古典文学受牵连,遂被批判陈年积弊,已经丧失了自信。五四新文化运动后兴起了新文学,但牙牙学语之际,也缺少自信,几乎唯西方马首是瞻。中国现当代文学至今已有百年,但一直不乏诟病者,总是指斥其离世界水准太远。顾彬虽然澄清自己未说过“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但也认为1949年前的现代文学是五粮液,1949年后的当代文学是二锅头。

最近这几年形势大变,先是莫言得诺奖,接着刘慈欣得雨果奖,如今曹文轩也得了奖,“垃圾论”当然站不住脚,文学自信心似乎一夜之间也爆棚。客观地讲,中国当代文学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否则,人家西方奖项也不会随便颁给你。另外,中国国力今非昔比,作品得到积极翻译,才有可能得到国际文学大奖。有了国际大奖的激励,大家看待中国文学的心态回归正常,这肯定是好事。

但是,倘若拿了国际大奖,因此以为中国当代文学已登世界之巅,在西方产生了极大影响力,那就无异于美好的幻觉。顾彬的观点虽偏激,但有些也不无道理。比如,他批评莫言的写作语言太糙,写得太快太草率,还批评当代中国小说家不会写人的内心,写的都是人的表象。又如,他认为中国很多小说家缺乏想象力,在作品中对女性更是缺乏尊重。

这类观点有些刺耳,但也挑出了当代中国小说的部分顽疾,即便获得大奖,也不能掩盖。又如有评论家认为,曹文轩作品里对女性的描写刻画也不足取,这种批评声音听起来不太舒服,但也值得探讨。而中国文学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目前也不宜盲目乐观。只能说获得文学大奖,有利于中国文学“走出去”,但要真正在西方产生巨大影响,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转载请注明出处聚合阅读 » 中国文学靠得奖找回自信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