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卡蒂雅:把李斯特弹出“烟火”

卡蒂雅:把李斯特弹出“烟火”

文 | 李瑾

3月13日晚,世界当红美女钢琴家卡蒂雅·布尼亚季什维莉(Khatia Buniatishvili)在国家大剧院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合作了舒曼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在卡蒂雅的琴声中,浪漫的诗意、甜美的回忆、蓬发的热情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都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卡蒂雅·布尼亚季什维莉,1987年出生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卡蒂雅6岁时就与乐团合作协奏曲,巡演于欧洲各地。她在第比利斯的国立音乐院求学期间获得了多项比赛肯定,然后转往维也纳深造,2008年首度登上卡内基音乐厅的舞台。她曾被BBC广播电台选为2009-2011年度新生代艺术家,同时也是维也纳爱乐协会2011-2012乐季的闪耀之星。钢琴家阿格里奇赞许道:“卡蒂雅是一个十分杰出的青年钢琴家,我对她不凡的钢琴天分、自然流露的音乐性、想象力以及光辉灿烂的技巧印象深刻。”今年2月5日,卡蒂雅·布尼亚季什维莉新专辑《万花筒-穆索尔斯基、拉威尔、斯特拉文斯基》发布。3月13至20日,卡蒂雅在北京、上海、香港和台北为爱乐者献上了一套以李斯特为主的浪漫派作曲家作品(穆索尔斯基《图画展览会》、李斯特练习曲和斯特拉文斯基的《彼得鲁什卡》等)。

3月11日下午,卡蒂雅应邀来到位于北京西山脚下的中间剧场,与京津爱乐者们交流,并对来访者的问题予以一一解答。从她富有智慧和知性的解答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这位美女钢琴家不但有着非凡的音乐天赋,同时也有着深邃的思想和开放睿智的视角。

:你如何看待钢琴大师里赫特?

答:我最喜欢里赫特弹奏的勃拉姆斯《第二钢琴协奏曲》。这部作品里赫特弹奏过多个版本,但是每一个版本都不一样。里赫特最难得的一点就是他的真实。

每一位钢琴家对作品的诠释都应该是由衷的、真实的。就犹如我喜欢的高行健的小说《灵山》,他对于个人思想的表达就非常真实。艺术唯有真实才令人信服,才能够让我们理解作者真挚的情感和内容表达。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无论是钢琴家里赫特还是作家高行健,他们都找到了各自表达的契合点。我崇尚这种不同类的真实或者说真实的差别性。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这种真实感,但是每个人表达真实的角度和方式都是不同的。

里赫特就是这样,无论他如何演绎作品,或者他演绎的同一个作品各有不同,但是他每一次的演绎,都让你心服口服。

音乐家都有国籍,但是音乐家的音乐语言是没有国界的。就有关里赫特是所谓俄罗斯钢琴学派代表人一说法,我认为,这仅仅是业界设定给里赫特的一种框子。其实,里赫特的音乐演绎远远不止这些。可以这样说,每一位音乐家所表达的音乐都远远超出所谓的国界或地域,而是一种普遍性的语言。我们不应该为作曲家或演奏家预设框架。同样,也不应该为文化预设框架。即便是同一个国家的艺术家,每一位艺术家的表达语汇也都是不同的,它们富有个性、真挚而有普遍性,并且令人信服。

问:你在演奏李斯特作品的时候,似乎你跟李斯特的作品有着一种天然的联系,有点像干柴遇到了烈火。但凡你碰到李斯特,你的热情就得到迸发。你是否对李斯特有着特别的偏爱,能解释一下这种联系吗?

答:我9岁的时候演奏李斯特的塔兰泰拉时,就被这部作品深深地吸引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在弹奏李斯特作品的时候就会有一种特别热情,这种热情超过了我演奏其他任何作曲家作品时的感情,并且一直没有中断过。在演奏李斯特的作品时,我觉得自己的手指、身体和灵魂深处都与他的内在音乐和外在技术相当搭调。只有李斯特可以同时做到缤纷与和谐。他就像混乱中的和谐,他作品中有许多极为迥异的角度,但它们之间从不互相干扰。我似乎可以尽情地在李斯特的作品中去挖掘他的色彩、内容和激情。当然李斯特作品赋予我更多的,是他作品中的那种聪颖、智慧和独创性,他作品中有很多复合的调式和和声。李斯特也是第一位运用五声音阶调式和和声的作曲家,这在浪漫派时期的作品中也是很少见的。另外一点是,李斯特的作品也充满了愉悦感。作为钢琴家,你甚至可以在李斯特的作品中找到很多神奇的快感,比如你可以演奏出烟火的感觉,你可以感觉到身体舞动和手指舞动所带来的那种快感。

问:这次来中国巡演,是否针对中国的观众有特别的曲目设计?另外,作为一个来自格鲁吉亚的钢琴家,你是否会在巡演的时候,为欧洲或者亚洲的观众演奏一些格鲁吉亚作曲家的作品?

答:除了舒曼的钢琴协奏曲是跟国家大剧院乐队方面商议的结果,其他的作品都是我自行安排的。虽然,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文化、民族各有不同,但是人类所具有的共同情感一定是相通的。所以,我在世界各地演出的时候,并不会考虑观众是来自哪些国家,或为特定国家的观众设定曲目。我希望所有观看我音乐会的观众,能够通过我演奏的音乐去发现和了解我的艺术个性、我的热情以及音乐家作品的特性。

格鲁吉亚的民间音乐和复调音乐非常丰富。当然,格鲁吉亚也有一些很好的作曲家,我以演奏这些格鲁吉亚作曲家为自豪。我跟姐姐在一起演出的时候就曾经演出犹太格鲁吉亚作曲家的作品。我最喜欢Bardanashivili,他也写过一些非常优秀的钢琴作品,我和姐姐演出过他创作的二重奏钢琴作品。他也是第一位写以色列歌剧的作曲家。

卡蒂雅:把李斯特弹出“烟火”

卡蒂娅的姐姐也是一位漂亮且出色的钢琴家,经常陪伴卡蒂娅巡演。尽管性格不同,但两人的艺术取向非常相近。卡蒂娅从小对周边事物和音乐充满超强的敏感。她博览群书,通晓5国文字。宽阔的文化视野,使得她拥有独特的艺术个性和价值观。

问:演奏家在舞台上演奏的时候大都投入了最大的热情。你在练琴的时候,是否也会投注同样大的热情和情感?你在练琴和演奏的时候,有什么不同?练琴的时候是否是另外一种状态?

答:无论是在舞台上演出戏剧,或是在舞台上演奏钢琴,作为艺术家都必须有将自己对艺术理解的精华及情感投注在艺术作品中的能力。但是一个音乐家,并不一定要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投注到作品中。而是在音乐的表达中,根据音乐作品的提示被引领着注入情绪。这个时候,演奏家必须是跟音乐合二为一的。

在舞台下练琴的时候,每一个演奏家的状态因人而异。你可以单独练习相关的技术段落、相关的乐句,这些段落和乐句可以是断断续续的,也是可以不带太多的情感和热情进行练习。但是在舞台上表演则不同,你必须跟着音乐一直走下去。所有的热情、情绪表达和表演,都必须持续性地跟音乐保持完全一致。在进行音乐表达的时候,你没有办法掩盖你的任何情绪。

问:你一定认识郎朗、王羽佳,你如何看待这些中国钢琴家?

答:谁都知道郎朗,他非常出名。我们见过几次面,我认识王羽佳,我们在韦尔比耶音乐节上,一起合奏过一次。当然,我也认识其他一些不太出名的钢琴家。

在我个人看来,郎朗跟王羽佳完全不同。郎朗是一个拥有颇多想象力的钢琴家,他也是一个擅长将自己的想象力注入到作品演奏中的钢琴家。而且,他的这种方式也是非常天然的,也很特别。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非常喜欢郎朗的演奏,有些人不喜欢。我想这就是郎朗,是他不同于其它钢琴家的特性之一。他的这种想象力甚至带有一丝孩子气的童真感,我尤其喜欢。王羽佳则完全不同,她的演奏技术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在我看来,中国的观众、媒体或者评论,特别倾向于将中国的文化跟西方文化区别开来。换句话说,中国的音乐家更加倾向于按照西方人的方式去表达音乐或者解释音乐。我倒认为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中国拥有古老的博大精深的文化,中国的艺术家完全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方式来表达西方音乐,完全没有必要去模仿西方人的表达。

很多钢琴家仅仅注重钢琴技术的学习而不注重钢琴以外甚至音乐以外文化修养。钢琴以外的学习也非常重要,比如室内乐、爵士乐、即兴演奏,还有其他文化修养如文学、历史、哲学等方面的学习。这些对于一个人特别是一个钢琴家开拓视野和想象力都非常有必要。我常常鼓励小钢琴家们多读书、多学习。因为这些学习可以帮助我们丰富我们的表达语汇和视野,丰满我们的个性。

问:卡蒂娅不仅本人非常漂亮,每一次在舞台上的着装都非常得体且时尚。你个人在舞台着装和日常着装方面有什么特别的偏好?

答:妈妈为我选择一切。我母亲就是我的服装设计师。我来自格鲁吉亚,上世纪90年代的格鲁吉亚,大部分人生活都很贫困。尽管如此,我的父母始终保持着高品位的生活态度。我母亲对于着装很有品位。那个时候,我母亲经常为我缝制舞台服装,而且这些服装的设计都很别致新颖。尽管那个时候很多人着装都是相同的风格,但是母亲总能为我们找到独特的式样。即便是使用一些很便宜的布料,她依然可以做出很别样的衣服来。自那以后,她就成为了我的个人形象设计师。我的所有服装都是她挑选的。从这个角度而言,我认为,着装风格同样可以体现出一个艺术家的个人品味和个性。有的时候,人们会对一些艺术家的女性魅力说三道四。我认为女性完全没有必要为了公众的趣味去掩盖或牺牲个人的女性魅力。这对于一个女性非常重要。

有音乐的地方

就有音乐周报

投稿箱:yyzb1979@163.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聚合阅读 » 卡蒂雅:把李斯特弹出“烟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