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文化资讯第5页

文化

好美的古诗词,一起唱唱吧!

阅读(7507)评论()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人们常常赞叹古人的诗词或豪放、或婉约,其中严格的平仄、用韵、对偶更是让诗词显得独具格律。而当流行乐的和旋配上这些古诗词时,悠扬的乐曲与美好的辞藻相遇,便是一种对时空的吟唱,着实让人们感受到音乐的魅力。一起来欣赏吧~《相见欢》南唐 李煜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

文化

北京延庆:“文化组织员”成乡村文化守望者

阅读(8999)评论()

在北京市延庆区大榆树镇,有一支充满活力的“文化组织员”群体。团队成员全部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农民,他们活跃于田间地头,一会儿是文体设施的维护员,一会儿是数字影厅的放映员,一会儿又是益民书屋的管理员,成为名副其实的乡村文化的守望者。 “高庙屯村是延庆区大榆树镇一个行政村,毗连奚官营村、陈家营村、北红门村,全村总面积5475亩……”高庙屯村的文化

文化

“朱鹮”亮相全国邮展

阅读(4739)评论()

华商报讯(记者 张蕙)继“朱鹮”3月底亮相博鳌论坛之后,吉祥之鸟朱鹮昨日又“飞抵”第17届中华全国集邮展览(简称“全国邮展”)会场,再次在国家级平台上闪亮登场。第17届“全国邮展”昨日在西安曲江会展中心正式开幕,本次展览由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主办,西安市人民政府、陕西省集邮协会、陕西省邮政管理局、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陕西省分公司承办。全国政协副主

文化

2004年PT砖审评

阅读(6248)评论()

今天,双陈君特意开汤品饮了一款熟砖:2004年PT砖,这款熟茶于3月15日推出市场,选料十分精细,而且规格是500g/块,这种规格的砖茶还是很少见的,下面就由双陈君带大家一起审评一下这款茶吧!茶品信息:【茶品名称】:PT砖【原料特性】:西双版州勐海地区老树春茶,选料十分细嫩【生产工艺】:熟茶【生产单位】:原国营勐海茶厂【储藏单位】:双陈专业生态茶仓【产品规格】:500g

文化

难得一见的宝石原矿!(三)闪电与火的洗礼:坦桑石

阅读(7210)评论()

新朋友请按上方蓝字☝坦桑石也称宝石级黝帘石(Zoisite)。早期被用作装饰材料,这种宝石首次于1967年在赤道雪山脚下的阿鲁沙地区被发现。相传,天空中的一道闪电点燃了一场草原大火,火后这种本来同其他石头混杂在一起的、呈土黄色的矿石变成了蓝色。放牛路过此地的马赛游牧民便把这可爱的蓝晶体收藏起来。消息传出后,四处寻找新品种的珠宝商便来打探。196

文化

大力加强近代家族史研究

阅读(7630)评论()

张守中先生是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研究员,长期潜心研究战国文字,以研究、编撰古文字工具书与书法闻名,主要著述有《侯马盟书字表》《中山王厝器文字编》《睡虎地秦简文字编》《包山楚简文字编》《郭店楚简文字编》等。张先生出身官宦世家,曾祖父是清末名宦张人骏;近代以来丰润张氏家族可谓名人辈出,值得深入系统地进行研究。仅1992年出版的《河北近现代历史

文化

齐白石弟子中造诣最高的李苦禅

阅读(6933)评论()

——《国画门诊室》之十三文 | 刘墨 李苦禅(1899~1983),原名英,号励公,山东省高唐人。1925年毕业于国立北京艺专西画系,后拜齐白石为师,学习中国画。并先后任教于北京师范学校、杭州艺术专科学校。1946年任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教授。195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民族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后任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文化

草书用笔九字诀

阅读(9929)评论()

草书是在执笔使转时候,通过纵横盘馀,沟环牵引的运动来完成的。毛笔分为笔肚与笔锋两部分。写字是粘墨用笔锋来写。笔锋是圆锥体的尖端,在书写过程中把毛笔笔尖压平铺开,可以看出笔尖是由很多很细的毫毛笔尖组成的。在着纸写字的时候,随着毛笔的运动,笔锋内许多毫毛的组合位置有着许多变化。这就产生了笔锋的转,折,较,顺,留,逆,纵,提,按等的变化。我们把这些变化

文化

朱人求:“六经糟粕”论与明代儒学的转向——以陈白沙为中心

阅读(7428)评论()

原载《哲学研究》2009年6期内容简介朱人求(1971—),男,安徽宿松人,哲学博士,福建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哲学年鉴》特约编辑,《朱子文化》编委,主要从事中国儒学和文化哲学研究,尤集中于南宋后期至明代前期的朱子学研究。一、“六经糟粕”论的提出及其内涵“六经糟粕”论并非白沙首创。北宋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指出:“晏性自喜,粉白

文化

版画周特别推荐连卓奇——穿梭在他的黑白故事里

阅读(8506)评论()

蜥蜴版画周——艺术家个推连卓奇简历连卓奇,男,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讲师,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推荐原因《黄龙溪的拾荒者》和《黄龙溪小巷》是艺术家在黄龙溪写生时的所遇所写。前者连卓奇用近乎不和谐的比例,放大了拾荒者的面部细节、表情、肌肉线条,纹路。头发凌乱,第一眼看去会忽略后面的风景。这张脸看着沧桑有力。后者让人感觉仿佛亲临黄龙溪小